回教为什么要禁止大马人玩Pokémon Go?隐藏在马来西亚背后的多元文化张力

0
2425
马来西亚禁止玩Pokemon Go

Cover Image via: FanFest

Pokémon Go (又称:神奇宝贝 Go) 是一款7月刚刚上架,随即风靡全球的手机游戏。上架不到一星期,这款游戏已经造成世界各地的玩家陷入疯狂,甚至挤爆伺服器,因而导致这款游戏迟迟无法在亚`洲多个国家开放。Pokémon Go 之所以那么火红,主要是因为它同时运用了AR 技术 以及 全球GPS定位系统,成功地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让玩家们回到童年时向往的卡通世界。在Pokémon Go 里,你只要走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随机碰到不同的神奇宝贝,只要用手机将神奇宝贝球丢出去,你就收到了属于你的神奇宝贝。

Pokémon 公司的正式预告,带你闯入虚拟与现实模糊的地带。

这款游戏虽然刺激好玩,但也确实为社会带来了不少问题。有为了捉神奇宝贝掉进河里的,有不专心开车导致车祸的,甚至有被劫匪设下圈套而引发枪战的。不得不说,当人类沉迷于任何一种游戏时,这些问题会不断地发生,而且越演越烈,直到他们学乖为止。

 

Pokémon Go 在美国引发的社会问题

总有些问题是比这些问题来得更严重,更值得我们去关注的。根据端媒体的报导,这款游戏在美国引发了两个主要的争议。第一种争端是美国反同性恋教会之战争。相传在美国有一间以反同出名的教堂在Pokémon Go里被标记为 Gym (道馆,既是玩家战斗的地点)。而支持同性恋的玩家随即在Gym 里拿下排行榜第一名,并为神奇宝贝命名为支持同性恋的口号 “LOVEISLOVE”。对于该教会来说,这是一种来自虚拟世界的占领与挑衅,随即也派出自己的玩家去进行战斗。

pokemon Go引发社会问题宗教问题
美国纽约,人们叫喊口号,抗议黑人斯特林 (Alton Sterling) 和卡斯蒂尔 (Philando Castile) 被警员枪杀。

第二种则是一直存在美国的歧视黑人的问题。有非裔美国公民表示,如果黑人在街上这么游荡地玩Pokémon Go,极有可能会被警方认为有嫌疑。这样的担忧也同时影射在美国之前频频发生的警察枪击无辜黑人的案件。很明显的,Pokémon Go 除了是一款流行的游戏以外,它同时能够各个国家原有的社会问题。

 

大马伊斯兰教组织的焦虑

这款游戏已经开始席卷香港,据说下一波就会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同时,大马政府并没有打算禁止这款游戏。这些小小因素引发了一些国内的非政府组织及宗教团体的担忧。就在2016年7月27日,大马促进和谐组织(MJMM) 和一群组织代表报案,要求政府禁止这款游戏进入大马。

马来西亚禁止玩Pokemon Go

反对的理由为何呢?马来西亚穆斯林人民联盟(IRIM)的代表表示,他们认为这款游戏是违反伊斯兰教教义的(Haram),甚至支持赌博与多神教的信仰。IRIM提议大马政府应该像其他伊斯兰教国,例如埃及和沙地阿拉伯一样,禁止这款游戏来大马荼毒年轻人的思想。这样的言论,足以引发其他信仰群体和期待已久的大马玩家的愤怒。看来,Pokémon Go还未到马来西亚,就即将引发一场多元文化的冲突。

 

其他伊斯兰国禁止Pokémon Go的理由

IRIM所提及的埃及和沙地阿拉伯确实尝试禁止这款游戏在该国的发布,同时也有其他的国家也采取了类似的政策。埃及给予的理由是Pokémon Go导致年轻人的精神都消费在毫无意义的游戏上,这会削弱他们在工作和虔诚信仰上的精神力量。而沙地阿拉伯早在2001年已经禁止了神奇宝贝卡片对战的游戏。如今他们再次引用该法令在Pokémon Go上。他们认为Pokémon Go是违反伊斯兰教教义的,因为它提倡赌博、进化论、以及多神论(因为拥有多种宗教的标示)。印尼也禁止所有的公务员上班的时候玩该游戏。土耳其也以为了防止伊斯兰教堂的神圣性因为用来抓神奇宝贝而禁止该游戏。

但是,当这些国家的理由应用在大马时,真地完好无缺吗?当然不是。相反的,这会再次引发多元社会里多种信仰体系、价值观的张力。

 

大马多元文化之张力的可能性

马来西亚本身就是一个有不同种族、信仰群体、文化、价值观的国家。我们走在街上会看到伊斯兰教堂、基督教教堂、天主教教堂、寺庙、印度庙、锡克庙、甚至是路边的拿督公或土地公。某种程度上来说,国家宪法里虽然没有鼓吹多神论,但这些所谓的不同信仰的标志早就已经存在在我们的生活,并且习以为常。

若说Pokémon Go因为其多神论的再现而必须将之除去,那么马来西亚几乎每个角落的多元景象是否也是一种不能忍受的多神论?也必须将之同化?Pokémon Go 的平台是在全世界的地图,它本身涉及的范围就是非常复杂和多元的。但,那也并不表示Pokémon Go赞同所有的信仰,提倡一种多神论不是吗?

说穿了,这只不过是大马一直存在的张力而已。然而,在这样的多元社会里,类似的议题无论是哪一种信仰群体提起的,都会直接导向最关键的问题:马来西亚里不同信仰的族群要如何和睦地共同生活?

伊斯兰回教徒禁止玩Pokémon Go

第二种随之而来的张力就是身份标签带来的社会分化。前一阵子很有名的几个个案也明显地告诉我们大马一直存在的社会分化问题。从霸级市场的清真手推车到飞机场的清真飞机,无一不在标志大马人分别为两种人:清真 与 非清真。

难道Pokémon Go 最后的发展,要像云顶的赌场一样,伊斯兰教徒禁止进入?甚至是玩Pokémon Go的人是属于非清真的?但是,这样的分化不就是我们长久以来不喜欢却不愿意多说的吗?因为,非伊斯兰教徒的大马人都想证明一件事:大马并非伊斯兰国。这种社会分化下的两种不同思维,会否因为Pokémon Go而再次纠缠?

马来西亚禁止玩Pokemon Go

第三种延伸出来的张力是神圣空间论的问题。大马各个信仰群体会否像土耳其一样担忧自己的神圣的宗教地点成为Pokémon Go的战场?美国反同教会的事件会不会也发生在大马的伊斯兰教堂里?

Pokémon Go 似乎已经成为虚拟与现实世界的交叉点,让大家可以去做在现实不能完成的事。事实上,这一些显而易见的张力是我们所有的马来西亚人早就应该要面对的实际情况而已。

那Pokémon Go是这场多元文化张力的罪魁祸首吗?

呵呵。它只不过是90后的小孩有机会完成儿时梦想的游戏而已。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