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鼓的那些年 (二):迷茫的岁月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

1
245
练鼓, 24节令鼓

所谓的商演,其实只不过是马来西亚商家的商业活动需要,让‘廿四节令鼓’这样富有马来西亚特色的演出在开幕时充充场面,突出‘马来西亚’的品牌。相比之下,学生观众为主的校园演出,其观众人数更多也更为热情,鼓队也在舞台上找到了属于演出者的自信和满足。出于中国观众对廿四节令鼓感到新鲜和好奇,加上演出的气势和动作有型有款,在某学校里我们鼓队也算有点名气,每一两个月都有机会上台演出。

一般上在国外生活的国人因为其身份与所在国国民有所不同,会有更强烈的本国意识。例如我们马来西亚华人到中国求学,中国人一般只能理解我们是马来人或者中国华侨,不能理解马来西亚华人是什么概念的时候,我们会越冲动地想让对方了解马来西亚特殊的国情和文化特色。廿四节令鼓这样独特的马来西亚文化现象,成为了确立我们独特身份的象征,成为了区别马来西亚华人和中国汉人的文化载体。虽然,马来西亚华人的身份有些模糊,且充满矛盾。例如,这个群体以什么作为鉴别,是一样的血缘?是共同的语言?或相同的宗教?还是传承下来的文化?

节令鼓

当我们介绍马来西亚华人身份时,我们一般以非官方但受到主流默认的基调去解释我们的身份;另一个情况是,当我们向中国人介绍廿四节令鼓时,我们如维基百科般讲解廿四节令鼓的起源、特征等表面性的历史常识。不同的情况但同个时候,我心里体认到某种苦涩和身份的尴尬。我开始寻思,作为马来西亚人,我该如何认识和介绍这个马来西亚文化活动呢?它的文化溯源在哪里?是武术和书法?还是已经沦为一种表演艺术?是西方现代敲击乐在中国南狮鼓上的某种应用?是现代舞蹈和音乐在舞台艺术上更换了载体?追求的是传统的庄严气势,或者是舞台剧作的主题性叙事,还是为美而美的演出效果?节令,又该何去何从?

鼓队在最低谷的时期,我选择了继续留下。即使当时纯粹是毫无兴致的练鼓混日子(虽然当时内心想着什么时候解散呢=.=),但也多少却培养了对节奏和敲击的兴趣,虽然身为音痴,但也算得上少少提升了自己的音乐认识和赏析水平。随着一些中国籍和马来西亚籍新学员的加入,加上前辈的努力经营,队伍度过了当时最难熬的时期,自己也感觉到了身为鼓队一份子的归属感。这感觉似乎是自己与队伍共处一段日子后,自然而然酝酿出来的身份认同,就如同自己在他国不停被外人疑问自己的身份时,在回应和解疑的同时建构了自己的身份认同一样。即使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和所属的团体有何明确意义,但还是对于自己是属于那个团体的那种认知,感到舒适和自在。

(二)完,待续 —–

更多阅读:

练鼓的那些年(一): 以”作伴”为由加入鼓队

练鼓的那些年 (三):节令鼓的反思——是个文化?还是表演?

 

2016年第四届 国际廿四节令鼓节暨“中华杯”大马精英赛 International Invitation of 24 Festive Drums

【2016年第四届 国际廿四节令鼓节暨“中华杯”大马精英赛】

日期:17/09/2016 (星期六)
时间:7.00pm
地点:新山伊斯干达国际教育城室内体育馆  Nusajaya Edu-City Indoor Stadium
价钱:
(1)学生票 RM20 (售完)
(2)普通票 RM50
(3)贵宾票 RM100(只有150个位)

售票处:
新山中华公会(07-2788999)
新山华族文化历史文物馆(07-2249633)
节令鼓Drums Cafe(07-2200955)

欢迎前往以上三个售票处索票!欲购从速!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