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鼓的那些年(一): 以”作伴”为由加入鼓队

2
304

偶尔,收拾自己的橱柜时,看到自己以前在中国深造期间,练习廿四节令鼓时常用的鼓棒,回想到有位中国籍新队员刚加入我们队伍时,不称为‘鼓棒’,称之为‘鼓槌’。鼓棒、鼓槌,两者有没差异?何者更为准确?我当时没弄懂,现在也没明白。那些年,鼓队其他队员和自己都习惯一直称作‘鼓棒’,就好像每周的那两三天,时间一到,大家就会习惯地把鼓棒放进包包,往练鼓的地方出发,周复一周,年复一年,除了假期才有间断。

练鼓, 24节令鼓中学时没加入学校的廿四节令鼓队,从没真正碰过这个新兴‘文化’的我,大学深造期间来到了他国,加入了一个附生在该地马来西亚留学生会的廿四节令鼓队。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在朋友要求以作伴为由加入鼓队,加上年轻人好奇好玩,因此大家三五成群同时加入。一年又一年,‘作伴’的都离开了队伍,我则一直留在队中,一留就是三年半,直到毕业。这三年半的坚持,对我来说不只是‘习惯’那么地单纯。过了这么多年,如今再仔细回忆练鼓的那些时光,别有一番体会。

练鼓, 24节令鼓开始接触和学习节令鼓的那段时间,自己算不上对这个结合了敲击、武术和中华文化元素的马来西亚文化产生了兴趣。作为一个对节令鼓概念为零的新手,需要同时完成敲击的节奏、准确的体态、身体动作的协调等各种要求,即使队中前辈和教练降低了对新生的要求,然而自己的心神在每一次的练习后还是被消磨得七七八八。可是,自己的潜意识里仿佛产生了不肯服输的挑战精神,幸好自己的记忆力和节奏感还算不错,靠着死记硬背,每周一定参加练习,以完成自己先前完成不了的要求为目标,从每周点滴的进步中找到某种满足。就这样,练鼓,成为了一种坚持。

可是,在克服了最困难的新手阶段后,我却慢慢感觉不到自己留在鼓队里的意义。一来自己并不是个特别有毅力的人,一年半载后我的心智逐渐感到疲惫,专注力也被学业和其他活动给转移;二来我没有什么宏大的目标,例如要在他国弘扬和传承马来西亚艺术文化这种高尚的理想,实际上我不可能有。我依旧每周参加练习,但感觉不到兴奋和期许;队伍面临青黄不接的危机,人数越来越少,练习气氛越显无聊。我不仅看不到鼓队的未来,也怀疑自身练鼓的那股冲劲,还能坚持多久。

练鼓, 24节令鼓或许,是外界的肯定让鼓队和自己找到些许存在感。偶尔,鼓队会收到演出邀约,当时虽然队伍人少但还是能勉强上台表演。演出主要以学校团体举办的校园活动为主,因为廿四节令鼓演出的澎湃气势最适合炒热气氛。此外,当时自己最开心就是鼓队接到商业团体的邀请参与商演,因为有外快赚——手拿着人民币酬劳时的心境,还比起手握鼓棒敲击鼓面时来得激动——高兴开心的同时,心底隐隐感觉不妥。

(一)完,待续  ——

更多阅读:

练鼓的那些年 (二):迷茫的岁月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

练鼓的那些年 (三):节令鼓的反思——是个文化?还是表演?

 

2016年第四届 国际廿四节令鼓节暨“中华杯”大马精英赛 International Invitation of 24 Festive Drums

【2016年第四届 国际廿四节令鼓节暨“中华杯”大马精英赛】

日期:17/09/2016 (星期六)
时间:7.00pm
地点:新山伊斯干达国际教育城室内体育馆  Nusajaya Edu-City Indoor Stadium
价钱:
(1)学生票 RM20 (售完)
(2)普通票 RM50
(3)贵宾票 RM100(只有150个位)

售票处:
新山中华公会(07-2788999)
新山华族文化历史文物馆(07-2249633)
节令鼓Drums Cafe(07-2200955)

欢迎前往以上三个售票处索票!欲购从速!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