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鱼生是传统中式年菜?原来人家是Seremban来的啊~

0
1043
鱼生,捞生,芙蓉

Cover Image via: AsiaOne News

捞鱼生,又称为捞生,捞起,是一道每逢农历新年必吃的中式年菜,刚过去的这个新年你捞了几次呢?诶等等哦,你确定鱼生真的是“传统中式”的年菜吗?捞鱼生在马新两地虽然非常普遍,但是对于其他地区的华人,大多不明白为什么我們如此热衷“玩”食物。既然其他地区的华人没有这种习俗,那这道所谓的传统华人年菜是哪里来的呢?

2012年,新加坡教授陈维政列出了他希望能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六类东西,其中包括了鱼生、新加坡美食和当地人所说的“新加坡式英语”。新加坡什么都说是他们的,肉骨茶是他们的,Baba Nyonya是他们的,鱼生又是他们的,马来西亚的网民当然不爽啦。因此很快的马新之间的媒体,学者,美食家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论。最后,中国的媒体站出来说:你们都不要吵,鱼生是中国的…

论语
食不厌精 脍不厌细(source:苹果日报

根据中国媒体提出的论点,古书记载,生吃鱼肉在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朝。生鱼肉在当时称为脍,在许多著名古籍中都有记载,包括《诗经》,《论语》,《三国演义》等。在《论语》中就写到:“食不厌精 脍不厌细”,可见孔子这个老人家不只爱吃好料,还爱吃切得细细的生鱼片。

随着烹煮食物的技术和中医知识的进步,中国人开始意识到吃生鱼片可能为人体带来的害处,例如疾病,寄生虫等,于是吃生鱼片渐渐从中国人的饮食习惯中消失,只剩下福建,广东两省的沿海地区居民保留了这样的饮食。到了19世纪初,大量广东,福建籍人士迁移到马来亚和新加坡,并把吃生鱼片的习惯带到马新两地,这就是捞生的起源。

肝吸虫
肝吸虫是吃生鱼肉可能会感染的寄生虫之一(source:大享

看下来好像都很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上面提到的,只能证明中国人在很久以前就有吃生鱼肉的习惯,但是如果今天一个中国人夹着一块生鱼片说:“呐,这就是你们的鱼生!”相信没有马来西亚人接受得到咯。

那我们吃的鱼生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从鱼生(Yee Sang)这个称呼,我们大概也可以猜到它一定和广东人脱不了关系。事实上,目前在广东的一些地区,甚至是马来西亚的少数餐馆,还能吃到传统的粤式鱼生。但传统的粤式鱼生根本就不是我们新年吃到的那种鱼生啊!

传统的粤式鱼生是在一个大盘中装满了生鱼片做为主食,再将其他的蔬菜,香料,配料和酱汁以一个或几个大小碗盘承装。吃鱼生的人夹了生鱼片后,再选择自己要的配料和酱汁放到自己的碗里,和生鱼片拌着吃。所以,传统的鱼生是不用捞的,而且也不是年菜(什么!?)。

粤式鱼生
传统鱼生(source:有米气

那我们现在过年时,要捞得到处都是,还要大呼小叫的捞鱼生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在上世纪初,传统(不用捞的)鱼生就已经被广东与福建籍移民带到马来西亚,但并不是普及的菜肴。1920年代,一名来自广东南海的陆姓移民在森美兰州芙蓉落脚并从事饮食生意,并于1947以“陆祯记”为招牌包办酒席婚宴。生意好时,甚至会应客人的要求到森州其他城镇去承办宴会。

40年代初,因为日军的占领百业萧条,饮食行业也大受打击。这名陆姓移民为了养家糊口,想起广东人在正月初七人日吃鱼生的习俗,于是将原本口味较清淡的鱼生加入不同配料,改良酱汁配方并在新年时推出,希望新的口味和新年的欢乐气氛能够提振生意。事实上,此举也确实慢慢的广受欢迎。到了60年代,店家就在当时车辆不多的大街上摆上桌子让客人捞生,还有许多客人远从其他州属过来,就为了打包鱼生。热闹的场面,相信是许多芙蓉老一辈人难忘的记忆。

捞鱼生
捞生(source:联合晚报

至于“捞起”的动作是怎么来的?这一点并没有太多资料记载它的源头。由于“陆祯记”老板要求严谨,从配料和酱汁的调配,到每一样配料的加入,搅拌都有讲究的程序,所以“捞”的工作通常都是由服务生进行,还要一边向客人解释每一样配料的好意头。但是如果遇到一班饿得半死的人,怎么有心情等服务生慢慢搅拌和解释呢?当然是大家一拥而上把料加进去捞一捞就吃了啊。

而边捞边说吉祥话的习惯,相信有可能是一群新年时玩到high的年轻人的一时玩闹,一边捞一边大吼大叫(年轻人嘛玩high了什么都做得出来)。这刚好应了华人贪个好意头的心理,于是慢慢的就有了捞鱼生说好话的习惯。当然,这些说法大多来自坊间的传说和臆测,信不信就看大家自己咯。

另一方面,支持鱼生来自新加坡的人士则相信鱼生是由60年代新加坡的4位名厨“四大天王”。但是由于年代的差距,这个说法当然无法让马来西亚人信服。当鱼生起源的争议爆发时,四大天王中还在世的两位,许国威和冼良出面澄清,他们并未宣称自己是鱼生的创始人,只是对鱼生进行口味的改良,并在新加坡推广。

陆祯记
陆祯记(source:cilisos

而当时芙蓉陆家后人也表示,鱼生的起源难以追溯,但是其意义是团结众人,没有必要为了争夺第一而分裂了两国人民。虽然只承认陆祯记仅是”改良“了鱼生的口味,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陆祯记确实是森州第一家售卖捞鱼生的店家。直到演变成风潮后,其他餐馆才跟上脚步推出鱼生。

到了今天,再争夺谁是第一人好像也没有太大意义,反倒是当初一名为了养家而想出的小小新意,却变成一道流传了几代人的菜色,甚至比起在中国的前身更有影响力,这样的创新和改良还是意义深远的。

参考资料:
1.cilisos
2.光明日报
3.杭州日报

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