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行人:加影市仅存纸扎老店‧廖阿姨守护百年文化

0
1448
纸扎老店,百年文化

转载自:星洲日报 (大都会)

纸紮用品是华人祭拜祖先或神明必备的用品, 随着时代变迁,现代殡葬业逐渐取代传统纸紮店,惠安隆的生意也大不如前。(图:星洲日报)
纸紮用品是华人祭拜祖先或神明必备的用品, 随着时代变迁,现代殡葬业逐渐取代传统纸紮店,惠安隆的生意也大不如前。(图:星洲日报)
做纸紮工序非常繁杂,考验的是手巧心细和耐心。(图:星洲日报)
做纸紮工序非常繁杂,考验的是手巧心细和耐心。(图:星洲日报)
刚嫁来加影时,廖阿姨懵懵懂懂,什麽也不会。(图:星洲日报)
刚嫁来加影时,廖阿姨懵懵懂懂,什麽也不会。(图:星洲日报)
  • 紙紮用品是華人祭拜祖先或神明必備的用品, 隨着時代變遷,現代殯葬業逐漸取代傳統紙紮店,惠安隆的生意也大不如前。(圖:星洲日報)
一间百年建築,一种传统文化,一个守护的女人。
守住这个文化的女人,她的坚持,是束缚或责任?或仅只是守护着一个单纯的心愿。走进加影市唯一尚保存着纸紮文化的老店──惠安隆,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样纸紮品。看着廖阿姨的巧手敏捷利落的剪剪贴贴,一会儿就做好一个,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她当初未嫁时,竟是个对纸紮行业一窍不通的人。在1960、70年代,惠安隆是加影这一带唯一的纸紮店,不管是万宜、士毛月或远至蕉赖地区等,只要办丧事,必会到惠安隆购置纸紮品,所以廖阿姨对谁家有白事几乎是无一不晓。为了应付大量的订单,惠安隆聘有10馀名伙计扎“骨架”,那时候的阵仗,廖阿姨回忆说,吃饭时,他们一家人包括所有夥计,几乎要席开两席才够呢。

長輩安排下結婚

1968年,24岁的廖阿姨嫁来加影。在50、60年代,女人的婚姻虽然已不再是盲婚哑嫁,但是自由恋爱亦尚未普遍,很多时候都还是经由熟人或长辈做媒,相识交往後再结婚,廖阿姨就是如此。

那时候,惠安隆也兼批发蜡烛,店里负责批发的老夥计刚好与廖阿姨的祖母相识,廖阿姨因此认识了丈夫,相识两叁个月後,便在长辈的安排下结婚。

廖阿姨来自丹绒士拔新村一户大家庭,爸爸与叔叔同住一屋簷下,一起帮祖父打理杂货店──荣隆。荣隆杂货铺除了售卖杂货,也有製作花生糖及批发传统饼干,如花生糖、烟仔饼、白鸽糖等,直到分家後才停止饼干批发,兄弟俩在村内各自开设自己的杂货店。

当时,廖阿姨的家庭由祖母掌管,对“家规”管教非常严厉,特别是家中男女辈份的排序,例如晚餐时,爸爸叔叔辈优先在桌上用餐,之後才轮到妈妈婶婶等“女人家”,小孩子则坐在一旁吃。男女衣服也不可以一起洗等等,大家对祖母是又敬又畏。

祖母不喜欢女孩子往外跑,所以在认识丈夫前,廖阿姨只能在新村附近走走看看。廖阿姨留在家里帮妈妈和婶婶养猪,每卖一次猪,妈妈就会给她50令吉的薪水。

自付書費上夜校

13岁时她听说有夜校,便自己付书费与几个朋友读书去了。她笑说,村里人看到女孩子读书,就会閒言閒语:“都要嫁老公了,还读什麽书!”她读了半年左右,也离开了夜校。

每次餵猪後,如果没什麽事,她便会到村内的裁缝店学缝衣,一次10令吉,她还为自己缝了出嫁的旗袍呢,可惜最近已拿去资源回收。

廖阿姨的年轻岁月都只在新村一带度过,最远也不过是离家约4公里外的摩立海边,生活非常简单、纯樸,这与婚後的生活有天壤之别。

努力適應婚後生活

婚後,廖阿姨活动的地方大都在店里,除了帮忙黏贴纸紮,有时还要帮忙家婆煮饭,也要负责洗所有人的衣服,包括伙计的,有时还会洗到手指破皮流血。

生活习惯处处碰壁,连饮食方式和语言也截然不同。丹绒士拔是个渔村,吃的都是海鱼,可是来到这里吃的都是淡水鱼,煮法也不一样,廖阿姨非常不习惯。就连讲话的腔调不一样,也常让她成为笑柄,她更气得眼泪直流。

然而,因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儘管来到夫家有很多的不习惯,或工作疲累委屈,她都努力让自己面对、接受与适应。

自學黏貼紙紮

说到黏贴纸紮,廖阿姨完全靠自学。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帮忙扎纸时手忙脚乱的样子,大家忙得根本无暇理会与指导她,她唯有自己学。

在巅峰时期,惠安隆不只做纸紮,也批发蜡烛、寿衣、纸紮衣。虽然惠安隆也有卖一些神料及接一些神诞的订单,但主要还是以白事居多。最鼎盛的时期,单单纸紮衣,一天就要做100件左右,廖阿姨印象非常深刻,那个生意辉煌的年代,她做到肩膀酸痛,也只能夜里躲在房间独自吞泪。

1990年代起,殡葬业发展趋向企业管理模式,很多白事祭品或纸紮用品市场开始被这些殡葬企业垄断,像惠安隆这样的民间传统老店深受打击,生意一落千丈。

惠安隆盛況不再

惠安隆过去1950、60年代的盛况已不复见,伙计一个个离开,最後只剩廖阿姨与儿子还在坚持着。

时至今日,廖阿姨负责看店、黏贴纸紮品,儿子则负责架骨。由於白事纸紮品需求量下降了很多,现在大多只承接一些神庙祭品等。

她感叹,生意日渐难做,成本越来越高,订单又不多,顾客却还要讨价还价压价钱。微薄的收入,让廖阿姨经营得倍感吃力。

廖阿姨的膝盖曾动过手术,无法长期站立,可是有些纸扎品体积大如人型,好像纸衣、纸鹤等需要站立黏贴,这对廖阿姨的双脚是个沉重的负担。

儘管挣扎着是否要继续营业,廖阿姨仍默默地坚守着加影最後的传统纸紮店。

编按:本系列内容由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提供内容。完整系列收录在《影行人》一书,《大都会》社区报获授权刊登。有意购书者,可洽新纪元学院研究系(03-8739 2770分线409)

发表留言